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老网站36000cm > 正文

【政法群英谱】践行廖俊波精神——“铁牛法官”黄佶喆

发布时间:2021-07-19

  病床边,心电监控仪不停闪烁。在ICU(重症病房)“独居”了60多天的黄佶喆仍然显得虚弱,标志性的“奶奶灰”头发不见了,意识还不清晰的他,并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一个生死大坎。

  距省城300公里的南平市建阳区,记挂黄佶喆的人时刻关注他的病情,从病房里传出的丁点讯息和视频,都能引发大量的转载和祝福。

  “祝愿黄庭长早日康复,早日归来,继续携手护法!”检察院、公安局、律师界的同行说。

  今年48岁的黄佶喆,是建阳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、刑事审判庭庭长、一级法官,曾先后被授予“全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工作者”“全省法院系统优秀员”“全省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先进个人”称号,获得三等功1次、嘉奖3次,负责的刑事审判庭2次获评“全省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先进集体”、立集体三等功1次。

  黄佶喆属牛,给自己的微信昵称取名为“黄牛”。熟悉他的人都评价说,黄佶喆是一位具有铁一般理想信念、铁一般责任担当、铁一般过硬本领、铁一般纪律作风的好法官,堪称“铁牛”。

  黄佶喆的生日是4月30日,他常笑言自己是“冲着‘五一’劳动节而来,为劳动而生。”

  与他共事过的同志,提起黄佶喆,说得最多的一个字,就是“拼命三郎”的“拼”。

  3月26日,开庭审理张某等6名被告人涉毒案,因案情复杂,庭审长达7小时;

  3月27日至28日,利用周末时间带领刑庭同志自查自评2020年度刑事案件278件;

  3月31日,筹备将于次日开庭的某涉恶案件,该案系建阳法院最后一件在审的涉恶案件,因案件被告人在外省服刑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案件一直无法如期审理。为确保此次庭审的顺利进行,黄佶喆与承办法官再次细商了庭审细节,制定了全套预案。

  整整一周时间,黄佶喆白天开庭审理案件、处理行政事务、参加学习和案件研讨;夜间整理案情、撰写文书,总是最后一个关灯离开单位。

  4月1日上午,这起涉恶案件如期开庭,虽然已经做了大量准备工作,但黄佶喆仍然放心不下,身体已经出现不适症状的他仍然坚持一早就到岗,全程关注案件庭审进展。

  中午,黄佶喆用午休时间继续加班撰写张某等6名被告人涉毒案判决书,下午下班时便已完成了判决主文。当晚,根据工作安排,黄佶喆与其他同事一同前往影城观看《平安中国之守护者》。期间,他突感身体严重不适,被“120”送至医院,经诊断为“左侧基底节区脑出血”。他先后进行3次手术(2次开颅手术、1次气管切开术),并在ICU病房经过2个月的重症监护治疗,他才度过了高危期。

  “他这是积劳成疾。”建阳区法院副院长林满山感叹,“从书记员、助理审判员,一路成长为庭长、审判委员会委员,黄佶喆二十六年如一日,犹如一头不计得失的老黄牛,无论在哪个岗位,都冲在前面,恪尽职守,忘我工作。”

  黄佶喆坚持带头办案、办难案,2016年以来他办结各类刑事案件400余件,案件数量和质量位居南平市刑事法官前列。把“最难啃的硬骨头”留给自己。刑庭受理的2起涉黑组织案件,卷宗合计约300卷,时间紧、任务重,涉案人数多、社会影响大,庭内干警畏难情绪较大。

  “不要怕,有我在!”黄佶喆主动承办这2起涉黑组织案件,其中一起涉黑组织案第一次开庭时间持续4天,每天上午八点半开始到晚上十点左右才结束。为确保庭审顺利进行,黄佶喆在庭审期间不敢多喝水,喉咙损伤严重。该案判决书整整280页,每一字、每一行、每一页都凝聚着他无数个不眠之夜的努力和艰辛。宣判当天上午,黄佶喆一度“失声”,他自行前往医院注射喉咙“封闭针”后返回单位,准时宣判。最终该案仅用62天就顺利结案。对组织部署的任务不讲困难、不提要求、不发怨言。2018年,作为建阳区法院刑庭庭长和院扫黑办副主任,黄佶喆既要面临繁重的审判任务,也要承担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日常事务,刑事团队人员严重不足,但他深知,法院“案多人少”是目前普遍情况,所以他没有提过多要求。在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,“5加2”“白加黑”成了他和庭内干警的工作常态,有审判任务时,黄佶喆则干脆“住”进了法院。

  “最长连续一周见不到他,一个月内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。”妻子倪凤玲内心充斥着心酸、无奈和担忧。

  看到黄佶喆没完没了地加班加点,头发越来越白,妻子虽然心疼,但却拗不过他。

  “在我给他热饭的一会儿,他就睡着了,我把被子给他盖上,睡醒了再吃饭。”倪凤玲说,“他虽然身体疲劳,可由于压力大,睡眠很不好。为了一起案件,连续一段时间里他都茶饭不思,只有案件结了,才能睡上一个好觉。”

  一天上午,黄佶喆给妻子打电话说,大家都在忙着办理扫黑除恶案件,中午不回家吃饭了。那些天他咳嗽得厉害,倪凤玲特地炖了莲子百合汤,骑车送到法院门口,可黄佶喆却不肯下楼领取,吃了闭门羹的倪凤玲只好带着东西遗憾回家。晚上,面对有些生气的妻子,黄佶喆解释说:“大家都在辛苦加班,我跑下来拿汤,打断了整个合议庭的讨论思路,就要重新理过,这会耽误大家多少时间?”

  在黄佶喆的带领下,建阳区法院刑事审判团队累计审结涉黑涉恶案件12件96人,结案量位居全市首位,且无一发回重审、无一改判。

  “刑事审判承担着惩罚犯罪、保护人民、维护稳定、促进和谐等重要职能,需要加强自身能力建设。作为刑事法官,要勤于学习、乐于钻研、善于思考、敢于创新,不断提高自身能力,掌握铁一般过硬本领。”黄佶喆说。

  他每天上午送完女儿上学后,都会坚持提前至少半小时到单位,而这半个多小时就是他的“晨读”时间,学法条、看判例,还经常把好的案例分享到工作群里,与干警一同学习交流。

  对案件,黄佶喆不避难、不畏新,甚至主动挑战。2019年,面对一起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案件,由于是首次受理该类型案件,技术性强,庭内干警手足无措,黄佶喆便主动承办该案。为弄清案件中“X-SCAN”“肉鸡”“DDOS攻击”等一系列专业名词,他翻阅大量书籍,咨询专业人员,查询网络资料,帮助吃透案情。后来,案子圆满落锤,案件被告人也当庭服判。而他办理的卓某成等强奸案,更是入选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,并被《刑事审判参考》刊载。

  黄庭长的业务能力在整个南平基层法院里非常突出。我们复核基层院的案件文书时,只要看到承办法官的名字是黄佶喆,心里就会觉得轻松许多。他的文书条理清晰,分析透彻。特别是一些疑难新型案件,他总能找到准确的法律规定做支撑。

  曾有个传销案,因为受害者众多,涉及金额大,很多受害者还是老人,并且没有书证材料,涉案财产金额核对困难重重。这种案件往往伴随着极大的信访压力,加上审限时间短,很多法官都避之不及,但黄佶喆承办后,不仅在时限内完成,所有受害者都没有出现诉访。“我看了他的判决书佩服不已,那些金额的核对一定是花了很大精力,判决书和判决结果才能这么清晰有力。”曾倩颖啧啧赞叹。

  张宏麟是建阳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助理,遇到新类型的案件或有吃不准的法律问题,都会第一个想到去问“喆哥”。“那些具有争议性的证据认定、定罪问题,他总是能很快抓到点子上。”▲2021.2.28故意伤害案件远程开庭

  在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中,黄佶喆充分结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,大胆探索在同一普通程序中采取简化审和普通审相结合的方式,大大提高了庭审效率。在一件涉及16名被告人、卷宗多达120余册的涉黑案中,如何提高庭审效率成为一大难题,黄佶喆作为主办法官便在庭审中采用了该模式,最终原计划10天左右的庭审任务,仅用了4天半便完成。同时,为破解“案多人少”的矛盾,他带领庭内干警大胆尝试刑事速裁格式化审判模式,针对轻刑案件采取集约化审理,适用“表格式”刑事判决书,极大提高了此类案件的办理进度。自2020年4月该模式启用以来,已累计发出“表格式”刑事判决书160份。

  刑庭法官,直面的不仅仅是一本本厚厚的卷宗,还要面对一位位被告人。被告席上他或她是罪不能赦、咎由自取?还是无辜遭陷、蒙受不白之冤?这一切要由法官来甄别、判断和定论,这是挑战性极大的工作。

  黄佶喆反复叮嘱庭内干警:“这不仅要靠我们的智力、学识、阅历和经验,更需要一个法官的正直和良知。”他说,每一个案件,不仅是法官职业生涯中的一次与“是与非”的战斗,更是一场与自身的较量。刑庭副庭长郑琪承办一起18名被告人的涉黑案件,在开完4天的庭审,开始草拟判决书时,18名被告人、80多卷的案卷,无数的辩解和争议焦点让她心烦意乱,倍感压力。

  毫无头绪的她不自觉地走进了黄佶喆的办公室。当她看着庭长熬红的眼、花白的头发,还有桌上那吃了一半的冷馒头,想着为了办理黑恶案件大家付出的种种,一阵心疼、委屈、无助的酸楚感涌上心头,眼泪便掉下来。

  黄佶喆听到了她的抽泣声,放下手中的工作安慰道:“作为一名法官,无论面临多大的困难,37118com手机开奖记录都要想办法克服,要把案件办成‘铁案’,更要让黑恶势力毫无还击之力。眼泪,留到斗争结束后再流吧。到那时候,就是幸福、喜悦的眼泪了。”

  黄佶喆善于啃难案、硬骨头案,是因为他敢于迎难而上、遇难愈强。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期间,他承办的涉黑恶案件社会影响面较大,更有黑社会分子在法庭上叫嚣要对他及家人进行报复。尽管如此,他依旧顶下了所有的压力,不仅做到案件定性准确、量刑精准,同时判决结果也做到了打击犯罪与社会效果的统一。他办理的黑恶案件的卷宗超过300余卷,最长的一份判决书超过300页。

  “80后”法官陆菁菁刚承办案子时,遇到当事人情绪激烈、甚至出言恐吓的复杂案件,有些犹豫不决。见她愁容满面,黄佶喆总会为她打气,鼓励她放手去做:“只要你是依法办案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你就大胆判!我被当事人威胁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是我依法办案,问心无愧,就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  有时一个毫不起眼的疏忽,就有可能会导致不同的裁判结果,影响被告人的一生。因此,黄佶喆所办理的案件均是程序关、证据关、法律适用过硬。

  公平正义是司法的生命线,黄佶喆经常引用“犯罪只是污染了水流,而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却污染了整个水源”来告诫自己和身边人要严守纪律规矩,廉洁自律,筑牢拒腐防变的防线。

  在办理一起案件中,被告人质问黄佶喆已经送其礼品,为何还要重判?他立即主动要求纪检监察部门深查彻查,既及时还自己清白,也防止了身边人犯错。

  “从做好小事、管好小节开始,不法之事坚决不做,不良之习坚决不沾,不正之友坚决不交,不净之地坚决不去,做到慎微慎初慎始慎终。”黄佶喆对庭内干警提出:“如果有人要干预过问案件,让他们来找我,这个不给面子的‘坏人’由我来当!”在这样严管与厚爱的氛围中,他所负责的刑事审判庭没有一名干警违纪违法。

  因为工作关系,建阳区公安局民警林琪常与黄佶喆打交道,接触多了,林琪被黄佶喆刚正的人品折服了:“在我心里,黄庭长就像是一座灯塔,嫉恶如仇,不枉不纵。司法工作者常与犯罪分子打交道,人往往容易沾染戾气,但他似乎永远那么儒雅,内心那么坚定。”

  法官与律师是法律职业共同体,日常工作接触较多,但黄佶喆与律师之间能够自觉保持“清”与“亲”的关系。一方面,他要求庭内干警在案件确定律师后,要第一时间通知律师阅卷,并为其阅卷提供便利,切实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;另一方面,他与律师之间始终保持正当的交往关系,不违规接受吃请、收受礼金礼品等。

  在建阳律师圈子里,大家对黄佶喆的为人都赞誉有加,有时候一些不明就里的律师会让与他相熟的人牵头,邀请黄佶喆吃饭,受托之人总是不假思索地回复他们“请得动你去请”。

  黄佶喆还注重家风建设,廉洁齐家,他的一贯作风也影响了家里人。此次黄佶喆病发后,许多律师、法律工作者出于敬重,自发前往医院看望慰问,其家属均婉拒慰问红包及礼品。

  这是黄佶喆时常说的一句话,也是他践行司法为民的有力印证。他时常告诉庭内干警,刑期是影响到一个人一生的“特殊数字”,不能简单就案办案。只有关注到了卷宗背后人生的温度,办的案件才能有温度,有温度的案件才能有效传导给百姓,他们也才能感受到“每一个司法案件中的公平正义”。

  在一件交通肇事罪案件中,被告人黄某驾驶其用以谋生的货车时发生事故,造成一名被害人死亡。虽然黄某承担的是主要责任,被害人家属也得到了保险理赔给予了谅解,但由于黄某在十年前有前科,公诉机关并未提出适用缓刑的建议。本是一件十分简单的案件,但在送达起诉书时黄某说出了他的困境和恳求,让黄佶喆意识到不能这么轻易“下判”。此后,他深入走访了解,得知黄某的前妻因为一场重病失去自理能力,身边无人照顾,黄某虽与其离婚,但仍然只身一人承担起了照顾前妻的重任。考虑到这一情况,加之黄某在事故中没有其他加重情节,且经过调查评估,无社会危险性,适用缓刑符合法律规定,最终黄佶喆依法为黄某适用缓刑。法官“功夫”有时在庭外。

  一起交通事故中,造成村民小暨的父亲重伤。老人原本就患有精神疾病,如今还卧病在床,处处需要人照顾,意外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农民家庭雪上加霜。

  法院判决肇事者蔡某支付赔偿金,可蔡某也在事故中受伤,支付了高额治疗费,就再拿不出钱支付赔偿款了。查无可执行财产,法院计划对蔡某进行司法拘留时,得知蔡某患有疾病,不符合收监条件。

  在村里,看到蔡某一家似乎“无恙”,小暨和哥哥顿觉不公,在微博上扬言要杀了蔡某。

  小暨激动地质问:“为什么法院判的赔偿款还没执行到位?我们是农民,没靠山,难道就没人给我们伸张正义?”

  黄佶喆向他解释,法院已经开展了执行工作,但蔡某名下没有可执行财产,在对其进行司法拘留时,才发现他患有疾病无法进行拘留。“考虑到你家的情况,我建议你去申请司法救助,这需要一个过程,一段时间……”

  讲了半小时,小暨终于想通了:“我不知道法院已经做了这么多工作,回去以后我一定把微博删了,让我哥也别闹了。”

  黄佶喆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他:“如果申请救助有什么需要帮助,可以联系我。”

  之后,黄佶喆先后给在水吉挂职的同事刑华明打了4次电话,一边关注司法救助进度,一边了解小暨家的情况。当得知小暨父亲精神疾病复发,又帮他协调到精神病院住院。

  最终,小暨家申请到了10万元救助金,镇里还为他办了低保,缓解了暨家的经济困难。

  刑事审判直面罪犯,安全性十分重要,身为庭长,黄佶喆认真履行“一岗双责”,长期以来,不论庭里谁开庭、开到几点,只要无其他紧急任务,他都坚守在岗位上,一边关注庭审进度,一边处理工作事务,最早到岗、最迟离开成了他的工作常态。在他的高度负责下,全庭从未发生过一起庭审事故、安全事故。黄佶喆作风务实,在领导眼中,他是不叫苦不叫累、默默无闻、忘我工作的好同志;在同事眼中,他是毫不保留、能帮就帮、能助就助的好战友;在下属眼中,他是没有架子,不论资排辈,能够“打成一片”的好兄长。

  陆菁菁是前年10月份调到法院的刑庭法官,初见庭长黄佶喆,她见他满头白发,心里暗想双方沟通起来会有些代沟。后来了解到,黄庭长只是头发白,却不过是“70后”。“大家把黄庭长都叫做喆哥,我也就跟着叫开了。”

  “喆哥很体谅人,却常常忽略了自己的身体。喆哥的身体早就吃不消了,有时候到他办公室,会闻到清凉油味,我们就知道,他头痛的毛病又犯了。这时候,总能看到他盯着电脑文档,一手撑着下巴,一手不断地来回按摩太阳穴来缓解疼痛。”

  对新入额法官,黄佶喆手把手带、一对一教,在遇到疑难问题时,他从不吝于分享经验、从不疲于沟通协调,尽力通过法官会议或者参加案件研讨等各种方式带领新人快速成长。郑琪、廖淑芳、黄晖等新法官,都在他的带领下逐渐独当一面。

  “突发事件,庭长总在,一句‘没事,我在’,安抚了大家焦虑的情绪;硬骨头案件,庭长先挑,一句‘没事,我来办’,展现了庭长的担当和作为;临时任务,庭长先扛,一句‘没事,我去’,减轻了大家的负担和压力。”被黄佶喆一手“调教”出来的黄晖这样评价自己的“师傅”。

  黄佶喆的满头白发,是很多轻松场合大伙打趣的话题,但他对自己的“未老先白”并不在意。他自嘲说:“近年来流行奶奶灰,很多人花大价钱染我这款奶奶灰,我这是走在时尚潮流前面呢。”

  而今,因为突如其来的病魔,满头的“奶奶灰”离他而去。希望不久之后,在庄严的法庭之上,身披法袍的黄佶喆,会以一头全新的“奶奶灰”,再度展现“老黄牛法官”禅心剑气的丰采。